我們之前介紹過專門拍攝死囚的攝影師風間聰,在看過人之將死的表情後,我們來看看他們的心理狀況——由他們死前所選擇的食物入手。專門拍攝食物(包括香炸iPhone)的紐約攝影師Henry Hargreaves,根據紀錄,將美國死囚臨死前要求的一餐再做出來拍成照片。當面看相片可能你會覺得沒什麼特別,但如果知道背後吃這餐的死因所犯下的事和所犯的刑罰,迫力就大得多,或許你亦可以一窺這些死因當時的心理狀況。

(上圖)Ángel Nieves Díaz因在1979年槍殺了一家脫衣舞俱樂部的經理而被判死刑。在2006年執行注射死刑的時候,因為操作失誤,迪亞茲竟然在第一次注射之後仍然存活,監獄只得加大劑量再次注射,耗時長達一個鐘頭。

Allen Lee Davis在1982年5月11日槍殺了懷有3個月身孕的Nancy Weiler,他使用一把.357口徑的左輪手槍殘忍地向南希的頭部射擊25次。他選擇了龍蝦、炸蝦、炸牡蠣、蒜香麵包以及960毫升的無醇啤酒。

人之將死,其餐也盛?看圖片也的確如此,由龍蝦到牛扒,死囚吃的東西可謂包羅萬有。基於人道理由,美國執法機關都會盡量滿足這些死囚的最後願望,但也有死囚選擇什麼東西都不吃,就如最上那個犯下殺人、持械行劫以及綁架的死囚。「最後一餐」的標準由各州單獨決定,不過通常不會允許犯人喝酒或抽煙。在佛州,這餐的金額必須控制在40美元以內,同時需要能在當地買到,原因是為了防止浪費。而在路易斯安那州,監獄長通常會和死刑犯一起吃斷頭飯,並用自己的腰包請他吃一頓龍蝦大餐。

Victor Feguer是美國1967年短暫廢除死刑前最後一個被聯邦處刑的罪犯,他選擇了一枚橄欖作為自己的最後晚餐。

這輯作品被Henry稱為「時日無多」(No Seconds),他說,在網上,那些關於死刑斷頭飯的信息通常都是冰冷的數據,而他希望通過照片,讓人們更鮮活地了解那些死囚。

Ronnie Lee Gardner因為兩宗謀殺被判死刑,不過他並沒有選擇通過注射死刑來結束自己的生命,而是選擇槍決,於是他就成為了14年來美國的唯一一例槍決死刑。在他的菜單中,有龍蝦、牛排、蘋果派和雲尼拿雪糕。他還選擇在吃飯的同時觀看《魔戒》。

Stephen Anderson因為搶劫、越獄以及7宗謀殺在加州被判死刑。他選擇了2份三文治、1份白乳酪、玉米、蜜桃派以及巧克力雪糕。

「優秀的殺人狂」Ted Bundy,可說是連環殺手界的傳奇,他外表英俊、談吐優雅,深受女性喜愛。但在1973-1978年間,他強姦並殺害了超過35人。在被處刑前,他曾兩次越獄。1989年,他在佛羅里達州被處以電刑。他同樣拒絕了「特別要求」,於是監獄為他提供了一份傳統的最後晚餐,包括牛排、雞蛋、麵包、牛奶和果汁。

John Wayne Gacy在常人看來就像一個模範青年:積極獻身公共事業、參與社會服務,甚至還通過扮演自己設計的小丑形象為慈善事業籌款。不過真實的他,則是一個虐殺33名青少年的「殺人小丑」。 1994年5月,他被執行注射死刑。由於他曾經是3家肯德基的經理,所以他選擇了一份肯德基全桶、12隻炸蝦、薯條以及1磅士多啤梨。而他的遺言是「Kiss my ass」。

Ricky Ray Rector在夜店槍殺了一名工作人員,並在試圖自首時槍殺了前來談判的警官。在審判中,他的律師認為他的智力受損,但並未得到陪審團支持。 1992年,他被執行死刑。他選擇了牛排、炸雞、櫻桃汁以及胡桃派。不過他並沒有吃掉胡桃派,而是對守衛說「以後再吃」。

吃雪糕的這名很有名,Timothy James McVeigh,奧克拉荷馬城爆炸主犯,共殺死168人。在執行死刑前,他邀請了一名音樂家為他演奏了一曲安魂曲,並只點了一份薄荷巧克力雪糕。

有關這些死囚的樣子,可以在英國《每日郵報》觀看

avatar

關於作者

Alex - Only the originals survive

Thank you for visit!

NLO

Quote of the Day

To me, photography is the simultaneous recognition, in a fraction of a second, of the significance of an event

© 2013 Photoblog 攝影札記 - 最新奇、最好玩的攝影資訊及技巧教學

Henri Cartier-Bresson

hbr